http://www.duangtipo.cn
海南生活网_海南旅游_海南旅游攻略_海南特产
首页 > 海南天气 >正文

三沙气象人的62载守岛往事

夏秋冬春 四时守望 ——三沙气象人的62载守岛往事 【字体:  】 2019-08-27 08:19:05   来源: 中国气象报  

他们说,三沙不分四季,只有雨季和干季,但作为气象工作者,却又习惯用四季来划分一整年的时间。

尤其在那座40分钟便可步行一圈的小岛,记录并填充时间,颇需要些“技巧”。

62年来,一代代气象人如四时流转。他们用百叶箱、探空气球和一天都没有间断的气象记录,守望着祖国的这片碧蓝海疆。

高温、高湿、高盐、高日照!未至三沙,这里的“四高”就令人闻之变色。特别在每年5月至8月,属于热带海洋性气候的三沙群岛便整日笼罩在高温酷暑之下。更可怕的是赤道附近强烈的紫外线辐射。若没有防护措施,半天便能让人脱层皮!

除了烈日以外,夏季频发的台风也是一大威胁。因此,多数三沙人并不喜欢夏天。

故事的开端恰恰是在一个夏天。

1957年夏,距离海南岛330多公里外的西沙永兴岛,迎来了汪海泳等6位气象工作者。

如今,汪海泳已是83岁高龄,仍坚持亲手将党费交给组织。回想起在永兴岛建立气象站的经历,老人说,其实当年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

那时,补给船三个月才能到岛一次。岛上物资紧缺,条件简陋。汪海泳他们住的是临时搭建的茅棚。而因一场台风,茅棚仅“存活”了二十多天。冒着狂风暴雨,他们抱起电台、仪器,挤进了地质调查队的木屋。

而这还不是最危险的遭遇。因为淡水供应紧张,汪海泳和同事曾饮用过岛上的井水。井水色泽深黄,入口偏咸,里面含有磷。不喝井水,会因高温脱水而危及生命;喝了井水,则会拉肚子甚至浑身瘫软。无奈之下,他们只能将井水用纱布多次过滤、反复煮沸。即便这样,也只能保证每人喝上一口。

为了给观测场选址,汪海泳在面积仅2.13平方公里的小岛上跑了整整两天,最后选择了一块视野最开阔、地势最高、长满抗枫桐的空地。彼时,距离上级在7月1日8时准点观测并发出观测报告的要求,仅剩13天。6个人,要清除两三百棵大树,建好临时观测场,难度可想而知。

他们白天砍树晚上搬;“忙里偷闲”时,则要安装百叶箱等仪器,架设风向杆、天线杆,设置风向标、风压板。入夜后,汪海泳的皮肤像被千万枚钢针深刺,疼得难以入眠!

最终,他们按时完成了任务。西沙群岛气象站成为永兴岛上最早的政府部门。汪海泳留在了岛上,担任气象站首任负责人。

相较于夏天的炽烈,秋天是三沙人喜欢的季节。

从10月起,高温稍缓,永兴岛上便可以种活白菜和萝卜。早年间,每到秋季,人们会尽量多地收获蔬菜,并将其晾干储存,留待一年食用。

魏启强曾是三沙气象部门有名的“种菜能手”。别人只能种好白菜、萝卜,他却能种豆角、黄瓜和西红柿。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,在这座岛上,他还种下了家庭的“未来”。

1974年,我国收复珊瑚岛,西沙气象站立即派出工作人员,登岛建立气象站。5年后,27岁的魏启强从军队转业。刚刚办完婚礼,他就登上珊瑚岛,成为一名气象观测员。

珊瑚岛比永兴岛面积更小,基础设施也更简陋,甚至每一滴饮用水都要依靠船运补给。风平浪静之时,从永兴到珊瑚,乘船需9小时,如遇风浪,时间不可预估。2011年,“后辈”孙立第一次上珊瑚岛时,遭遇恶劣天气,在海上足足漂了三天三夜!

而在那个海运、通信都不发达的年代,一场台风,就让魏启强错过了孩子出生的报喜电报。这个女儿,名叫魏姗姗,长大后也成为一位守岛气象人。

其实,工作中的魏启强认真得有些“执拗”。他不仅坚持每天自学气象知识,更坚持对每天、每月、每年的气象数据进行核对、汇编,不肯漏过一个标点。他总念叨:“三沙全年三分之一的时间有6级以上大风,对来往舰船有很大危险。这些气象数据绝不能有任何差错。”

因为发布天气信息从不出错,永兴社区的渔民几乎人人都认得他。

但有一次,他没有选择“坚持”。

2008年,魏姗姗从兰州气象学校毕业后,提出想到永兴岛工作。守岛不仅苦,更有些“与世隔绝“,因此,魏启强夫妇明确反对。但女儿的一段话说服了他。

“我在你成长的地方成长,走过你走过的路,如果能与你一起护着那个小岛气象站,那多好!”

2012年,魏姗姗在岛上邂逅了自己的爱情,与同事孔令杰组成了家庭。再后来,老魏退了休,却又向组织递交了上岛申请。

守着这些海岛近40年,这里,有他太多牵挂。

三沙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冬天,气温最低时也在15℃左右。只是愈发变薄的日历,会提醒守岛人“年关将至”。

尽管冬季可以“暂别”高温和台风,但三沙市气象局副局长陈长丘却并不喜欢。